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生态朔城 > 详细内容
美丽山西:生态环境好 引得百鸟来
来源:朔城区新闻中心2020-05-20 10:04:25 作者:宋旭 王晋飞
浏览字号:
0

春天,驾长车而来。在这天晴花艳的季节,鸟类在江河山川的呼唤中也如约而来,它们飞翔的姿态如此地美,在它们羽翼的扇合中,绿色生态建设的成就也明媚起来。这是经过无数人改造家园的卓越努力,才出现的美景。


晋北的春,萌动于残雪与黄土之间。一场风跟着另一场风,从遥远的地方吹来,田野渐次酥软。


当河冰上出现第一股水流,春天似乎就到了。三月中旬,朔州太平窑水库,迎来上万只候鸟。上万只候鸟飞翔或栖落,是一件多么令人感动的事。它们扇动羽翼,于水面或土崖上浩荡掠过。又将天空折叠成一双双翅膀,沉入苇荡。


太平窑水库位于朔州市朔城区东9公里的贾庄乡太平窑村,坐落在桑干河一级支流恢河上。从卫星图上看去,水库所命名的太平窑村位于库区的东南部。库区的西部尚有两个村子。西北部是二十里铺村,西南部是崔家窑村。其中的二十里铺村正位于恢河与七里河的合流处。合流后的恢河再向东9公里,与西北而来的另一条水流(古溹涫水)相会,始称桑干河。口泉河源出口泉沟里。由西北而东南,流经一座座村庄,在一片青蒿的深处,汇入桑干河。下米庄水库就位于口泉河上。水库向东伸出的臂弯里,紧搂着一座土堡。那便是老家了。四十多年前的冬天,冷得出奇。结冰的河面上,常有缕缕旋风将雪粒吹起,往裤筒里灌。风中的孩童,手脚皴裂,被一挂挂冰车载着,驶向河的深处。直到河冰炸裂,远远望去,现出一汪水色……风似乎要住上几天。等河面上的冰完全融化,便有鱼顶着圆圆的水泡,欢快地游动。鸟儿们也跟前接后,相随而来。风再起的时候,已变换了方向,将屋顶的炊烟往河湾里扳。


黄雀、鹁鸪、苍鹭、捞鱼鹳……南河沿,便成鸟类的乐园。有一种鸟,栖落在记忆里。它有麻雀大小。额及背部亦如麻雀般褐色。胸腹部则不同于麻雀,呈鲜黄色。村里人称“黄婆”。它们有着微弱而又奇特叫声。其音近“ti-ti”或“di-di”。四十多年前的南河沿,常见它们的身影。它们生性胆怯,见人即飞。四十多年后,再回到南河沿,已难觅它们的踪迹。打开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,发现儿时常见的“黄婆”,学名叫黄胸鹀,它们已进入2017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“极危”之列。愕叹之余,才知道,“黄胸鹀”之外,它们有着另外一个名称——禾花雀。早于2015年6月,就有媒体爆出:黄胸鹀,即俗称的禾花雀,由于人类捕杀,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非法捕猎,已经濒临灭绝。这家媒体称,体型娇小的禾花雀,被中国食客称为“天上人参”。在中国,黄胸鹀在鸟类贸易中占有很大份额,中国南方和北方该物种进入贸易市场的形式也有着极大的差异,在中国北方,此物种作为一种宠物进入贸易市场。而在中国南方,因民间认为该物种有滋补强壮的作用,作为食品进入市场。这一饮食文化给黄胸鹀带来了灭顶之灾。南河沿,再无黄胸鹀的鸣叫。流波之上,几只翘鼻麻鸭缓缓地游着。河的一角,现出一小块土色。波纹,一圈接着一圈,汇于枯败的荻草间。一只黑翅长脚鹬,屏息蹑足,在翻寻着什么。这些年,我所厮守的这块土地,土地上的每一个村庄都发生着变化。先是村里的年轻人渐渐少了,接着是村里的小学校没了,孩子们都去了远方。那是一个失眠的夜晚。我写到了《娘娘湾》:那年的花,开在那年的坡梁上。那年的草,长在那年的骨缝里。那年的风,吹走了我们的孩子。


大地将她的一切交给了人类,只将制约机制紧握在手里。看看腾格里,看看毛乌素,看看古楼兰……都曾是水草丰美的地方。人类用过之后,就荒了。

大自然,启动了她的制约机制。人类,该有自己的纠错机制——安一副刹片,给欲望的列车。想起两年前,地处桑干河上游的朔州,围绕一条河流所启动的“清河行动”。那次行动的重点是“浚河、控污、固堤、绿岸、增水、兴业”。从六月份开始,辖境的六个县区,几乎集中了所有,开展了以整治入河排污口、河道清淤清垃圾、拆除河道违法建筑、提升污水收集处理能力、加强工业企业监管、绿化水域岸线、严厉打击非法排污倾倒为主的“七大攻坚战”。第二年,也就是2019年,全市又以“源头治四水,百日大会战,剿除劣V类,水质全改善,清水进北京,确保水安全”为目标,从河道治理扩展到全流域治理,源头管控、集中会战,着力打通挖沙导致的积水潭同主河道连接;同步做好河道两岸整治、植树造林工作。打造出了百公里桑干河生态经济带。基本实现了河畅、水清、岸绿、景美。






根据2019年官方给出的数据,两年间,全市疏浚河道132.5公里,清淤274.2万立方米,清理河道垃圾174.3万立方米,清理拆除违建186处,整治入河排污口36处,封堵企业排污口49个,完成生活污水处理工程9项,建设生态堤防37.9公里,沿河植树27.2万株……记得当时在清河工地上,一位水利专家对大伙说:“生态好不好,鸟儿最知道。”


实际上,清河行动进入第二个年头,朔州市域内的桑干河流域有影像记录的各类鸟儿就达到了260多种2万余只。诸如白鹤、黑鹳、野鸭、天鹅、水鹁鸪、鸳鸯、大雁、苍鹭、红脚鹬、金雕等等。





作为桑干河的一条支流,记忆深处的口泉河,又将一泓清流还给了鸟,还给了鱼,还给了我们。

责任编辑:贾晓霞

返回首页
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(点击查看)
网站通行证: 密码: 注册 | 忘记密码
网站通行证:scadmin2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